今天是: 繁體中文
手機版 | 歷史上的今天 | 幫助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會員中心 |我要投稿 | RSS歷史網RSS訂閱
歷史春秋網 歷史春秋網道學頻道
您當前的位置首頁 > TAG信息列表 > 曹操
  • 世人只知既生瑜,何生亮 卻不知后一句更為經典
    熟知三國歷史的人可能都聽過這樣的一句話“既生瑜,何生亮”這六字長嘆來源于時任東吳的大都督周瑜。說完這句話之后,周瑜就離開了人世。不過這句話后面還是有一句的,是關于劉備的,估計很少有人知道。
    2020-01-10
  • 劉表手下猛將如云,他為什么還把荊州拱手相送?
    看過《三國演義》的都知道,劉備本來是靠著織席販履為生的,在遇到關羽和關羽之后才有了起兵的打算。雖然張飛靠著殺豬賣肉攢了不少錢財,但是起兵絕非兒戲,不久便花光了所有的積蓄。
    2020-01-02
  • 劉表:被低估的三國人物,歷史上的他是個怎樣的人?
    其實,劉表不是草包,他應該算作一個被《三國演義》忽悠瘸了的名將。劉表在漢朝末年就是名士,與被漢靈帝禁錮的黨人領袖范滂等人號稱“八俊”,是東漢末年一流的人才。黃巾軍起義被剿滅后,為加強對地方的控制,同時防止黃巾軍再度起勢,東漢中央政府接受劉焉的建議改州刺史為州牧,同時任命一系列皇族貴族擔任州牧。比如劉焉自己被任命為益州牧、劉繇被任命為揚州牧、劉虞被任命為幽州牧。
    2019-12-18
  • 關羽死后,赤兔馬真的絕食而亡了嗎?
    呂布被曹操戰勝之后,曹操處死了他,而赤兔馬則被曹操收入囊中,不過因為難以馴服,導致此馬一直都沒有再次認主,直到曹操為了拉攏關羽,將赤兔送給了關羽,赤兔這才再次認主,成為了關羽的坐騎。可以說正是赤兔讓關羽的戰力更強。
    2019-12-18
  •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后需要什么?曹操、孫堅、劉備的妻子分別是怎么樣的?
    曹操、孫堅、劉備都是東漢末年的風云人物,本身都是頂尖的人才。但是他們的兒子成就卻不盡相同,曹丕、曹植兄弟文采斐然,孫策、孫權兄弟勇武有謀,但是劉禪卻被后世稱為“扶不起的阿斗”。我認為,之所以曹操、孫堅、劉備的兒子才能、成就不同,和他們娶的女人有很大的關系。
    2019-12-14
  • 步闡是什么人?步闡為什么要判吳投曹?
    步闡是東吳丞相步騭次子,父親和哥哥相繼去世后,步闡繼承父業,任昭武將軍,鎮守西陵。當時東吳局勢已經每況愈下,步闡收到孫皓征召前往建業,這件事讓步闡感到十分不安,他害怕有人在皇帝面前誣告自己。后來步闡選擇舉城投降,歸順西晉,等于是背叛了東吳。不過這件事并不能完全怪在步闡頭上,但步闡還是因此付出了代價,最后死在陸抗大軍之下,還被夷三族。
    2019-12-09
  • 漫話古代歷史上的那些盜墓賊,齊懿公是盜墓始祖,曹操盜墓最專業
    盜墓,也即從墓中偷盜。至于盜墓的原因,最主要的就是圖財。盜墓者,既有官方,又有個人。官方的是公開的,個人的是偷偷摸摸的。從身份上看,既有皇帝,又有軍閥,當然更有小偷式的人物。因為盜墓,給現代的考古研究帶來了很大難度,因為盜墓者不但拿走了珍貴的文物,還把墓穴現場破壞了。
    2019-12-01
  • 曹操攻下漢中后為什么沒有乘勝追擊?
    曹操進魏王在即,朝中仍有親漢勢力的存在,曹操需要坐鎮大本營穩定局勢。另外北邊代郡有烏桓的存在,時常為非作歹,當地太守難以治理,曹操派裴潛平定了代郡。
    2019-08-09
  • 魏延死亡真相:死于一場內部權力爭奪?
    魏延是跟隨劉備多年,從一名普通的下級軍官,一步步的晉升上來的。在蜀國的大將中,他能征善戰,戰功卓著。在為建立蜀國立下不朽功勛。對劉備忠心耿耿。
    2019-08-07
  • 三國創業大佬曹操的五次瘋狂“跑路”哲學
    兵書有云:“三十六計,走為上計”。所謂“走起”,應該算個委婉的說法,其實就是跑路。不過,倘若身在亂世,跑路可算是門學問,絕非張開雙腿那么簡單,步子邁大了容易扯著蛋。
    2019-08-06
 170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下一頁 尾頁
熱門文章


廣告


推薦資訊
睢陽頒血食:壯烈的歷史悲劇
睢陽頒血食:壯烈的歷史
劉湘之受邀參加“都市風云創新創業三部曲”系列電影啟動儀式
劉湘之受邀參加“都市
詩人孫玉良獲北京東城區“助人愛心大使”殊榮
詩人孫玉良獲北京東城
鮮為人知的東晉“三阿大戰”
鮮為人知的東晉“三阿
熱門圖片
民國時期的國葬!一代梟雄袁世凱出殯當天
民國時期的國葬!一代梟
彌勒佛
彌勒佛
佛教護法神:四大天王
佛教護法神:四大天王
東方三圣
東方三圣
西方三圣
西方三圣
南無阿彌陀佛
南無阿彌陀佛
佛教四大菩薩之:觀世音菩薩
佛教四大菩薩之:觀世音
佛教四大菩薩之:文殊菩薩
佛教四大菩薩之:文殊菩

JBO电竞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