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繁體中文
手機版 | 歷史上的今天 | 幫助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會員中心 |我要投稿 | RSS歷史網RSS訂閱
歷史春秋網 歷史春秋網道學頻道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>  漢朝 >>  漢朝軍事

擁兵10萬的項羽,在垓下之戰為何沒能上演彭城奇跡?

時間:2018-12-12  來源:魚羊史記  作者:晏建懷    評論:  【國學  收藏  糾錯

  項羽作為不世之英雄,在秦末混戰的中原大地上,確實曾經憑借自己的勇猛和膽識,打下了一個又一個的漂亮仗,尤其是彭城一役,以三萬輕騎兵,完勝劉邦組織的五十六萬諸侯聯軍,可謂四兩撥千斤,成為戰爭史上以少勝多的經典戰役。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  不過,在楚漢戰爭的棋局之中,項羽下過一著最臭的棋,那就是他把義帝給殺了,給了諸侯們口實,給了劉邦機會。劉邦在洛陽新城三老董公的建議下,命令三軍縞素,為義帝發喪,然后以“誅無道”為理由,聯合魏、韓、趙、塞、翟、等諸侯國,組成了一支五十六萬人的聯軍,殺奔彭城而去。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  當時,項羽正帶領楚兵精銳北伐攻齊,留守的不過數千老弱殘兵,以五十六萬大軍進攻一座只有數千兵馬守衛的城市,如同鐵扇公主的芭蕉扇撲蚊蠅,大軍未到,守軍早已聞風而逃,彭城不戰而降。在這種情況下,項羽留下大部分將領和士兵繼續戰斗,自己精選三萬騎兵,快速南下,千里奔襲,反攻彭城,經過一場精心策劃的偷襲,竟然將五十六萬諸侯軍,打得七零八落,漢王劉邦差一點被俘,可謂完勝。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  然而,有如此驕人戰績的項羽,擁十萬之眾,卻被劉邦的楚軍清零,在垓下之戰中完敗,這又是為什么呢?細究原因,一是劉邦狡詐。劉邦、項羽對峙廣武澗后期,項羽釋放了劉邦的父母妻子,劉、項議和,規定以鴻溝為界,劉擁西,項得東。然而,當項羽釋放了劉氏家人后,劉邦轉眼就撕毀了和約,領軍追殺楚軍。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  二是軍力懸殊。當劉邦追擊項羽至固陵后,以為韓信彭越會如約而至,但久候不至。劉邦恩將仇報,暴怒之下,項羽反擊劉邦,漢軍大敗。劉邦只好逃回營壘,高壑深溝自守。劉邦后用張良之策,寫信給韓信、彭越,承諾只要他們合力攻楚,將給予疆土分封。于是,韓信、彭越即刻進兵。接著,漢將劉賈招降了鎮守九江的楚將周殷,得到九江許多兵馬,加入夾擊項羽的隊伍。于是,劉邦、韓信、彭越、劉賈,幾路大軍浩浩蕩蕩,與項羽楚軍會師于垓下(今安徽靈璧東南沱河北岸),作最后的決戰。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  當時,劉邦的兵力不少于三十萬,項羽十萬,與彭城之戰不同的是,彭城劉邦的軍隊為諸侯聯軍,各為其主,人心不齊。而此時,劉邦這三十多萬軍隊,幾乎全部是他的嫡系,又正是節節勝利的時候,士氣旺盛;而項羽此時為敗軍,士氣低落。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  三是謀略不對等。垓下之戰是韓信領導的,加上張良、陳平等一起謀劃,劉邦居中坐鎮,戰斗中的十面埋伏、四面楚歌,這都是頂尖戰略戰術。反觀項羽,連一個范增都容不下,還會有什么人能給他出奇計呢?只能硬拼,但這種大兵團作戰,單靠霸王蠻力是不可能取得最后勝利的。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  當然,除了上述原因之外,還有其他原因,比如,時勢不同,彭城之役,項羽軍隊的整體戰斗力要強過垓下之時,可謂氣數已盡;又比如,項羽兒女情長,為一虞姬牽腸掛肚,影響了他的精力;還比如,意氣用事,身邊十萬之眾,打到只剩下二十幾人,他還興致勃勃地同漢軍單挑,玩小孩子的游戲似的,如何不敗?于是,最后項羽自刎于烏江邊,結束了他年僅31歲的生命。sKW歷史春秋網 -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

未標明來源于“歷史春秋網”的稿件均為轉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內容影響到您的合法權益(含文章中內容、圖片等)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 聯系郵箱:6465372@qq.com;QQ:6465372

文章標簽:中國歷史  垓下之戰  古代軍事  項羽  劉邦


圖說歷史
民國時期的國葬!一代梟雄袁世凱出殯當天
民國時期的國葬!一代梟
圖說民國十大奇女子
圖說民國十大奇女子
毛澤東外交舊照
毛澤東外交舊照
世襲罔替”的清朝十二家“鐵帽子王”
世襲罔替”的清朝十二
歷史春秋網微信公眾號

掃碼關注歷史春秋網微信公眾號


推薦資訊
唐朝都城長安,陪都有哪些?
唐朝都城長安,陪都有哪
中國唯一一個“木乃伊”皇帝,身染熱疾縱欲而亡,最后成了臘肉
中國唯一一個“木乃伊
諸葛亮病逝只有一人成功前往奔喪,此人是誰呢?
諸葛亮病逝只有一人成
女媧伏羲生育了多少后代 他們分別是誰
女媧伏羲生育了多少后
欄目熱門
相關文章


掃碼關注罕見老照片微信公眾號
JBO电竞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